进入皇陵龙穴之后,自己这一队人马,一共才得到了五格天运之气。还是在慕姑娘和舅舅帮忙开挂的情况下,拿到的。

   “当然,也有一些聪明的家伙,在最后关头,克制住了内心的色-欲,临时脱身。姐姐也不是大奸大恶之辈,就放了他们一马。”

   美艳女僵尸娓娓道来,“我印象中,记忆比较深刻的,是一千年前,误入僵尸洞的俊美男子。他看似风流,实则眼中无情,这样的男子,才是真正的天子之象。不过他跟小弟弟你比,还是差了一大截。”

   司弑天宝宝=。=

   “你说的该不会是我那个人渣老爹吧。”

   灭天帝进过僵尸洞。

   他听慕姑娘提起过。

   美艳女僵尸“噗嗤”一声喷笑出声,道:“原来你们是父子啊,这可真是有缘。”

   弑天宝宝一声冷哼╭(╯^╰)╮

   “我才不会承认那种渣渣是我爹!”

   他爹只有司衢一个!

   永远!

   迷人的粉艳少女秀丽可人

   美艳女僵尸的脸色,顿时好起来了,心情也没之前那么伤感了,道:“你娘嫁给那种男人,一定过得非常不幸福吧。”

   司弑天宝宝摊手┑( ̄Д ̄)┍

   “以前是不幸福,不过我娘是个很厉害的女子哦,她很看得开,不会在一颗老歪脖子树上吊死。我娘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,老歪脖子树后悔的要死呢。”

   千里之外的“老歪脖子树”灭天帝,在棋室里,狠狠地打了个喷嚏。

   美艳女僵尸听到这话,立刻醍醐灌顶,恍然顿悟——

   “是了,几万年都过去了,我何须跟自己过不去呢?”

   她喃喃自语着。

   低着头,看着自己鲜红的指甲,看着自己惨白的手。

   “没能嫁给他,又如何?生前等了他一辈子,死后还要让执念继续禁锢在这具身体里,继续做无谓的等待吗?”

   她之所以,穿着嫁衣,浓妆艳抹。

   只是为了等一个人。

   等一场盛世花嫁。

   放弃了轮回,放弃了尊严,营造出一个阴暗腐朽的僵尸洞,永远地锁住了自己的灵魂,不得超脱。

   这……真的是她想要的吗?

   每次皇陵龙穴开启,有试炼者进来,她都会把他们当成他,想完成花嫁的心愿。

   可终究,只是自欺欺人罢了。

   “作茧自缚啊,作茧自缚……”

   美艳女僵尸一阵苦笑。

   紧接着,是仰天狂笑。

   都笑出泪水来了。

   僵尸,也能有眼泪?

   她伸出一只冰冷的手来,抚上了侧脸,连泪水,都是冰冷的。

   “自何处来,归何处去。”

   她呓语着。

   红色的嫁衣,寸寸剥裂,碎成片片风华。

   她一袭白衣若雪。

   代表着怨念的鲜红指甲,逐渐变短,比血还要猩的颜色,也逐渐褪去。莹白如玉的指甲盖,已与常人无异。

   鲜红的双瞳,也褪去了修罗的颜色,变成了纯粹的黑。

   尸气,散去。

   她看上去,像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很漂亮的良家子。之前的风尘气质,荡然无存。

   “多谢你,小弟弟,我该走了。”

   女僵尸微微一笑。食色sslif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