砰!

戾恕镜一拳击在墙壁上。

咔嚓……

堪称千年玄铁的墙壁,龟裂开来。

然后,散架了。

一股恶气和热浪从里头扑面而来。

“好臭!”

凤小白捂住鼻子。

再回神时,月倾城和戾恕镜已经不顾恶臭走进去了。

“你在外头守着,方才的动静定是让人察觉了,你稳住他们。”

凤小白对着戏子目光闪烁,继续说:“对了,注意一下这死亡囚牢还有没有牟崴霆的眼线,别让他们察觉到这边的事情。”

不等人回答,他也跟着走了进去。

纯真小妹甜蜜似顽皮孩子

臭,又热。

视线被濛濛水汽遮掩,三尺之内都看得不太清楚。

待热气从裂墙飞出去,凤小白才看清楚。

然后,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“天,这样都不死!”他惊诧道。

月倾城看着这些器具,心中亦有感叹。

谁说古人不聪明的?

虽然没有实验室大试缸,但他们有珍贵的琉璃缸,没有那么高,却足够把活人架在里头。

近百个琉璃缸架着赤条条的犯人。

缸内装满药液,因为没有氧气罐这样的设备,便在在缸口处结了木质枷锁。

犯人们的头锁在枷锁上,脖子以下泡在水里。

“十三,你看他们身上的伤口。是鞭刑吗?”

凤小白凑过去,就看到犯人们身上有密密麻麻的伤口。

有新的,有旧的。

老伤口还没治愈,又添新伤。

月倾城扫了一眼,“药液顺着伤口进入体内,不过成就一名暗黑武者,没这么麻烦。牟崴霆,应该在‘驯狗’。”

“什么?”

凤小白捂住嘴巴,吓得声音都变成女音了。

“十三,你的意思是,他们身上的伤都是牟崴霆那个禽兽弄的?”

驯狗的意思,是指把这些犯人驯成只听他号令的狗吗?

通过这样虐待的手段?

凤小白觉得暗黑武者更恶心了。

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把他们杀了吗?”他问道。

放了不可能,都是恶名昭著的犯人,要不是元力被禁,疯狂狠辣劲可不比牟崴霆弱,出去了还了得?

任由牟崴霆把他们变成杀人机器,更糟糕!

凤小白觉得唯一的法子就是把他们杀了,可这样还是有弊端。

万一牟崴霆哪天过来看看,岂不就发现了?

这么想来,当真是无计可施,怎么都不能两全。

月倾城淡淡的说道:“那就帮着牟崴霆,更快的让这些人变成暗黑武者吧。”

什么?

凤小白露出惊容,“十三,这……”

月倾城道:“你说牟崴霆两个多月后会动手,不对,阴谋不是正大光明的摆擂台,他既然‘驯狗’,就说明他已经开始准备了。从现在到两个多月后的时间内,他定会尽快将九妖塔瓦解。”

看着凤小白沉下来的神色,她继续说:“所以,我们要帮着他驯化这些犯人,以此,来迷惑他的视线。”

“迷惑他的视线?”凤小白喃喃自语。

戾恕镜了然,“你的意思,并不是指真的驯化他们,而是,将他们弄成假的暗黑武者,达到迷惑牟崴霆的目的?”

他又摇摇头,“那戏子心思缜密,又擅长此道,方能暂时不被牟崴霆识破,我不觉得,这么多假冒的暗黑武者出现,牟崴霆会看不出猫腻。”

月倾城勾唇,“谁说假的,我要把他们都变成真的暗黑武者!”奶茶短视频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