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苍云幻化的手段比墨念白高强多了。

不是以假乱真,而是真的不能再真,是兔子就是兔子,不是兔子也是兔子。

所以,他完全有自信,自己没露馅!

耷拉着耳朵,小身板趴在地上,看起来可怜巴巴,我才是受害者的模样。

白嫚薇呆了一呆。

变成兔子的小花招念白已经用过了,她才不会那么笨,被同样的招数蒙蔽。

她认定这只兔子是某蛇幻化而成,而墨苍云等了两秒钟也没见小妞给个反应,决定主动卖个萌。

颤颤抬起头,眨巴眨巴湿漉漉的红眼睛,微弱的惨叫起来:“薇薇!”

白嫚薇风中凌乱了。

他蠢爆了有木有!

兔子的叫声是这样的?还叫那么可怜!

尼玛!真的好可怜啊……

校园风田园风艺术摄影的完美写真

脏脏的,身上都是泥土,小身板在寒风中瑟瑟发抖,看着让人心疼。

白嫚薇不由自主动了恻隐之心,有点想把它抱起来。

莫离蹲在白嫚薇的肩头上,眼珠子乱转,急忙阻止道:“人宠,你别碰!他浑身发黑,说不定身体带毒,内脏也是黑的,黑心黑肺还满肚子坏水!”

对!这只兔子如果是墨苍云,以他那个残暴冷酷傲慢的个性,听到这话肯定立即跳起来,把他打飞。

然而莫离说完了,黑兔子竟然没有反应。

尼玛!

这条蛇越来越黑了,竟然能忍到这种地步!

白嫚薇心里纠结,打定主意不上当,从贝里拿了一串糖葫芦,丢到地上,又淡漠的对那两个意图不轨的人说道:“别再做坏事了,否则总有一天,会死的!”

墨苍云低头看着糖葫芦。

几个意思?前不久还和小嫚一起吃的,现在呢?她丢地上,让他和静静一起吃。

墨苍云心里酸溜溜的,用爪子拨开糖葫芦,末成年啪啪免费表示不要。

而黝黑汉子目露凶光,依旧没放弃把白嫚薇卖到奴隶市场的念头。

通常,女灵师能在奴隶市场上卖个高价。

他用测神石探查,发现白嫚薇没有神海,还那么傲气,心中连连冷笑;暗中命令吞食兽,潜伏到她脚底的地面。

吞食兽刚刚晋级到妖将境界,先被墨苍云的气息吓到不敢动,现在又没感到危险,于是胆子大起来,遵照主人的指示,无声无息的落到地上。

它的身体奇特,就像一张薄薄的大饼,潜在雪地里,不断的扩张扩大。如果去除遮蔽的雪地,从空中俯瞰,可以清楚的看到吞食兽的扁平身体上有一只诡异的眼睛,外加巨大的嘴巴。

嘴巴已经张开了。

白嫚薇所站的位置刚好处于大嘴的正中央!

不仅如此,连那只小黑兔也在吞食的范围内。

黝黑汉子见时机成熟,在心中大喝道:“动手!”

吞噬兽毫不犹豫发动天赋技能。

一阵剧烈的失重感袭击白嫚薇。

脚下空洞,地面突然不见了。

身体笔直的朝下掉!

速度极快却没有风。光线昏暗,她抬头望去,只能看到一个圆形光亮出口越来越远!

中了什么妖兽的天赋技能吗?看起来,像是空间系的。

下方有一股巨大的引力拉扯着她下坠,出口要闭拢了!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