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污蔑?”元月月冷笑,“你哪次出现在我面前不是要说些你和大叔之间的事情?昨天的视频不也是你故意放给我看的吗?你都已经有这么好的条件成为他的初恋了,你不觉得,自己要做的事情,不是吃这种小醋吗?”

叶芷瑜的脸色一变,元月月的话直接戳进她内心深处不愿意被人看见的虚弱和脆弱。

她当然知道眼下在温靳辰身上下功夫才是最实在的,但是,当初她已经伤透了他,如果她能回来得早点儿,或许他们之间还有挽回的余地,毕竟,他恨她,却改变不了他也深爱她的事实,他们俩在一起那么多年的感情,并不是说没就可以没的。

可是,却忽然杀出来眼前这个女人!

她的出现,让温靳辰的生活重新变得有意义起来。

叶芷瑜不得不害怕,也不得不担心。

她之前一直都很执着地认为,无论时间过去多久,温靳辰都不可能忘记她,也会在他的心里的某个地方留下属于她的一席之地。

可是,她回国之后才发现,很多事情都和她想象中的有偏差。

她更甚至是不得不接受一个无法接受的事实——他开始确定不要她了。

他要摒弃他们之间的过去,他要重新投入生活,站在原地一直奢求时光还能倒回的人,只有她一个。

她慌、她乱,她不安,她唯一能做的事情,就是和眼前这个女人一比高低。

比赢了,她才能看到些胜利的希望。

白色梦

“你爱上的,是个很好的男人。”元月月继续轻声,“不论能不能够和他在一起一辈子,你都应该要保持着你最初的善良和宽容,否则,你不觉得自己就配不上这份美好的爱情吗?”

叶芷瑜的眸光微动,元月月越是这样单纯、美好,她就越是气恨。

当初,她也有着同样的善良和单纯,是后来的生活将她折磨到不得不为自己打算,也不得不开始接触些阴暗的东西。

她的本意,是要守护自己的爱情,谁知道,却丢了自己的爱情。

呵!

她成了一个牺牲品,从头到尾,她才是最可怜的那个啊!

想起当年发生的那些事情,她是恨,也是怨。

“你是在教训我?”叶芷瑜的情绪渐渐激动起来,“你知道些什么?有什么资格教训我?”

见叶芷瑜忽然就生气了,元月月皱紧眉头,并不觉得自己说错了。

“我确实不知道什么,但我知道,让自己变得更好,是为了自己!”元月月扬声,“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几十年,不就是要让自己不断地得到提升吗?让每一个爱过自己的人都对自己赞不绝口,不至于去埋怨当初爱错了人,这样不是很好?”

“你懂什么?”叶芷瑜冷冷地笑出声,“世界上那么多人,有些人信奉金钱,有些人信奉感情,免费短视频黄片软件你怎么让每个人都对你赞不绝口?”

“那就做到无愧于心。”元月月很顺口地接话。tqR1

叶芷瑜呼吸一窒,只听元月月继续说:“无论遇到什么事,只要坚持自己当初不变的真心,就有能力排除任何困难吧!”

“你果然是涉世未深。这个世界,把你保护得太好了。”叶芷瑜低眸,是羡慕,也是唏嘘,“元思雅,我问你个问题。”

元月月应声。

“如果有一天,有个人拿枪指着你,他威胁你,如果你不帮他做坏事,他就要杀了你,要杀了你身边最亲近的人,你怎么办?”叶芷瑜忽然抬眸,对上元月月的眼睛,再重复问一遍:“你要怎么办?”

听言,元月月的大脑“嗡”的一声巨响。

她恍然还以为,叶芷瑜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,否则,怎么会说出这种她真身临其境的假设性的问题来?

可看叶芷瑜那表情,似乎是感同身受一般的狂躁。

元月月不经怀疑,当初叶芷瑜和温靳辰分手,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。

“你能豁出性命什么都不要,难道你能眼睁睁看着你身边的人也跟着你一块儿送死吗?”叶芷瑜冷声质问,“你回答我啊!换做是你,你会怎么做!”

“是要做……很坏的事吗?”元月月试探地问。

叶芷瑜移开眼,“不要想当然的以为你看穿了什么,我只不过是这么给你打个比方而已,顺便告诉你,生活不是你想的那样,除了黑就是白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生活里有很多事情都是不由自己控制的!”元月月提高音量,“如果是你说的那种情况,我会为了身边的人去做坏事,但在做坏事的过程中,有很多事情也是自己可以选择不做的!你总会有值得相信的人,也总会遇到愿意帮助你的人,当生活恶化了,变成一片黑暗了,总会有光明照耀进来,总会有好的解决办法!”

说着,她再补充一句:“很多时候,人都是被困死在自己的害怕之中。”

这一刻,她忽然就豁然开朗了。

她被父亲逼着做元思雅,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很多事情,她孤单、无助,但好歹她还保持着自己,没有让自己沉沦。

这也算是对自己的交代吧!

今后回到Z市,她也还是她。

“听你的总结,你好像正在经历着什么。”叶芷瑜很敏锐地捕捉到了些秘密的气味。

元月月心下一惊,立即低眸,不敢与叶芷瑜对视。

她暂时还没那个胆子将自己是元月月的身份说出来。

虽然她很想说,在知道大叔就是她丈夫之后,她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坦白。

但她依然不能盲目,要找到一个比较好的时机,才能将身份坦白。

否则,万一温靳辰怪罪下来,元家完了,她和养母的安静生活,也就差不多到头了。

叶芷瑜来回打量着元月月,她突然想起,当初自己和温靳辰爱得如胶似漆的时候,就有黑手伸向她。

那么,现在温靳辰另有所爱,肯定也会有黑手出现吧!

毕竟,温家从来就只是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而已。

“有什么人找过你?”叶芷瑜问出心中的疑惑。

Tagged